快乐梦想家园-向快乐出发,筑梦家园!

热门关键词:  教育  快乐梦想  教育面对面  快乐家园  乐家服务
苹果彩票官网 快乐空间 直通乐园 快乐舞台 宝贝天地 辣妈萌爸 乐享夕阳 快乐人生 乐家生活 图片 视频
每日乐读 直播空间 每日乐读 社会动态 快乐经典 异域乐家 伊家乐园

原创丨任正非采访40个要点解析!

来源:占豪的微信 编辑:小宝i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5-23
摘要: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辉煌成就是有无数人的努力的不懈奋斗取得的,一些标志性事件和人物也逐渐被人们认识和熟悉,特别是一段时间以来华为被美国的打击和遏制,成为当今世界最为独特的现象,也成为美国新形势下霸权的有一特征,如何在重重阻力下发展中国的经济和

5月21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华为总部接受国内媒体群访,就最近关于美国封锁华为的热点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这次群访总字数高达两万多字,本来占豪想抓几个要点写篇文章,但整个群访有太多精彩内容,所以占豪从两年万多字中总结出了任正非答问的40个要点,很有借鉴意义,并据此进行了分析,供战友们参考。

一、人是第一位的。

任正非在接受采访中谈到,德国、日本战后经济建设之所以快速得到恢复,源于他们的人才储备。所以,他总结说:一切失去了、不能失去的是“人”,人的素质、人的技能、人的信心很重要。

任总的意思,和毛主席在1947年3月18日撤离延安时说的那句话道理是一样的:“我军打仗,不在一城一地的得失,而在于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我们要以一个延安换取全中国。”

就今天而言,人依然是第一位的。没有10亿人口基础,我们就没有改革开放的人口红利,就没有今天的发展成就;没有新中国后扫盲教育、改革开放后高等教育的大力发展,我们就没有今天每年七八百万大学生的人才储备,当然我们也无法与别人进行工业与科技竞争;未来,如果我们没有更多高端人才的涌现,在更高领域的科技竞争中我们就无法获得优势;甚至,如果我们今天没有足够的基础人口,不是全球第一大市场和全球第一大潜力市场,我们现在甚至根本无法面对美国的打压。华为之所以能够淡定,说到根上,就华为企业而言是进行了充分的人才建设和储备,就国家而言是因为我们有14亿人口这么大的市场。

所以,人才是第一位的,过去是,现在是,未来还是!

二、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最重要的是把自己的事做好。

美国给了90天缓冲期,但任正非认为这毫无意义,因为华为已经准备好了。同时,他认为会最重要的是做好自己的事。这种表态,和我们国家在与美国贸易战的表态是一致的,即我们不对对方抱有任何幻想,最重要的是做好自己的事。这是做了充分准备情况下淡定和自信。

三、感谢美国公司。

任总特别表示要感谢美国公司。为什么感谢呢?一是30多年来美国公司为华为成长做了很多贡献,华为大部分顾问公司都是美国公司,他们为华为提供了很多帮助;二是美国大量零部件企业多年来对华为提供了很大支持,在危急时刻美国供应商大量为华为备货,任总表示这体现了美国企业的正义与良心,美国企业现在依然在和美国政府沟通审批,美国企业是和华为同呼吸共命运的;三是要骂就骂美国政客,不应骂美国企业,要把美国企业和美国政客一分为二;四是美国低估了华为的力量。

对于任总的这些表态,可能有些人会不太认同,但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认为,这些话此情此景说得很对。因为,此时我们是应该争取更多美国企业,因为他们最知道怎么对付特朗普,华为乃至中国是巨大的市场,我们不能因为特朗普而把怒气撒到他们身上。至于任总给美国企业戴的一些高帽,这些自己人看都是可以忽略的,因为美国企业那么干肯定不是为了正义和良心,而是为了赶紧能出多少货就出多少货,否则就封国门了,这本质上还是生意。但是,生意就是共同利益,这本身也是“同呼吸共命运”。

而且,再往深一点说,硅谷这个地方是民主党的票仓,2016年美国大选时加州特朗普仅拿到33%的选票,而希拉里则高达61%,加州人口稠密的旧金山湾区(硅谷),希拉里的选票对特朗普完全是压倒性优势,希拉里得票数是特朗普的9倍。所以,这次某种程度上也是特朗普对硅谷的报复,任总此时发声也是在尽量团结能团结的力量,毕竟对手的对手就是朋友嘛,何况是商业伙伴呢?

四、华为先进领域,特别是5G不会受影响。

任正非明确表示,华为在一些边缘产品没有“备胎”,由于这些产品迟早要淘汰,所以有些影响,但现今领域不会有多少影响,特别是5G不会有影响,不仅不影响,别人两三年也追不上华为。

这一点其实就是技术自信了,中国其实太缺像华为这样的公司了。当美国整个国家甚至联合自己的国际盟友资源打压一家公司的时候,竟然不能让这家公司遭到重创,这是全球除了中国外所有国家都做不到的。虽然,华为地处中国是最重要原因之一,但想想去年的中兴和今年的华为,就知道仅仅靠中国这个国家在背后支撑还是不够的,华为的技术时候除了国家力量外的又一个真正的支撑力量。就是凭着国家的后盾和技术的优势,华为才能面对美国举国之力搞自己而任总谈笑风生。

五、华为需要美国芯片,特朗普的一张纸摧毁不了华为与美国产业链的联系。

在5月18日任总接受日本媒体采访后,日媒爆料的是“华为不需要美国芯片,华为没问题”。任总认为日媒整理稿子是有一些偏激,他修正了这一说法,他说华为永远需要美国芯片。为什么需要呢?不是因为华为不会自己造,而是不想狭隘地自我成长,希望共同成长。如果供应不上,那也没关系,因为所有高端芯片华为自己都可以造。

任正非表示,和平时期华为从来都是“1+1”政策,一半卖美国公司芯片,一半用自己的芯片,尽管自己芯片成本低得多得多也要高价买美国芯片,因为华为不能孤立于世界。

任总的这种表达是智慧的,这么一来华为无论怎么做都是对朋友仁至义尽。如果美国公司不能卖给华为芯片,那就对不起了,不是华为不义气,完全是特朗普的责任。无论特朗普怎么说,阻止华为与硅谷做生意的这个锅既然本来就是特朗普造的,那特朗普就得背好了。

任正非的这一明确表态,实际上是在给美国合作伙伴吃定心丸,即虽然华为又能力对抗美国政府的制裁,但华为依然给友商留着门呢,友商请努力找川普要批文,只要你们要到批文,我们就开门迎客做生意。

而且,任总还给美国友商画了个“大饼”:共同建设人类信息社会。友商,这么大的生意,你们干不干全靠你们自己和特朗普斗争了,你们不干我们华为就“勉强”自己干了。

六、5G不是核弹,是造福全人类的。

这个问题是央视著名主持人董倩问的,董倩是非常优秀的记者和主持人,问的问题也很犀利。她提出两个问题:一是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下的禁令实际上是打断了全球供应链,使得整个市场混乱了?二是关于美方过去一段时间以来质疑华为的公司治理、财务问题等,为什么美方针对华为?

如果这两个问题是问政府的,那么答案一定会更加直接,因为美国的确是扰乱了全球市场。但当第二个问题是针对美方为何质疑华为时,这其实大家都清楚原因。任正非针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非常有意思,他没有直接回答这两个问题,而是直接回避了与美国政府的矛盾尖锐化,因为与美国政府博弈总体来说还是国家层面,公司还是以做生意为核心。

任正非说政治家怎么想的他真不知道,但他觉得不能因为华为领先了美国就要挨打,因为5G并不是原子弹,而是造福人类社会的。尔后,他如数家珍一样把5G的好处说了一遍,很长一段话完全成了他给华为的技术做广告,直白说就是华为的产品如何如何牛13,华为的产品如何如何便宜,华为的产品如何方便老百姓······总之核心一句话:谁不用谁傻瓜,谁不买谁二百五,谁不买谁落后。

最后,他回应董倩说:董老师关心的是发动机打掉没有?我们是边缘的翅膀有可能有洞,但核心部分我们完全是以自己为中心,而且是真领先世界。越高端,“备胎”越充分。这意思是,董老师放心吧,美国为啥针对华为“我不知道”(其实任总的话里已经给了答案,不就是“华为领先了”嘛),但华为肯定没事。

董倩接着又追问任正非是否觉得国际市场会因为特朗普的政策而被打乱,任正非明确回答不会,他认为欧洲不会跟美国走,并且认为美国企业大多数和会沟通很密切。

七、能赢才是真的。

《环球时报》记者问得问题非常技术流也是公众都非常关心的问题,即在公众华为能够应对美国封锁的新信心下,华为芯片到底发展到了什么程度,与美国还有什么差距,自主产品和研究到底走到了哪里?保证连续不断的供应又是一个怎么个临界点?

任正非是实业家,他的头脑永远是清醒和理性的,这一点和舆论宣传必然是不同节奏和不同状态的。宣传、舆论能提振信心,能聚拢资源,但却不能代替实业和科技研究。所以,我们需要激情、热情不错,但却不能丧失理智。所以任正非回答这个问题的第一句就是:为什么不洗一个“冷水澡”呢?他认为,我们最重要的是要要冷静、沉着。热血沸腾、口号满天飞,最后打仗时不行也没用,最终要能打赢才是真的。

不同的视角和位置,决定了表达方式注定是不同的。譬如,作为公众、舆论,在这种时候当然要热血,对手都把枪口对准我们了,如果群体还不够热血,那这个民族也就没有希望了。但是,两国交兵如果前线的将军只有热血,那这仗可就必败无疑了。但是,前线打仗的士兵如果没有满腔热血,那这仗也不好打赢。

任正非作为处在前线的将军,那一定需要的不仅仅是热血,他是需要领兵打仗,领兵打仗最终是要打赢,而对于一家科技企业来说打赢靠得是什么?还是技术。所以,任正非关心的还是技术本身。

他对中美技术差距还是有很明确的认知,即美国在科学技术上的深度、广度,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我们还有很多欠缺的地方,但华为在自己所在的行业上取得了领先,但这不代表中国与美国整体没有差距,恰恰相反差距还很大。任正非认为,一个基础理论形成需要几十年的时间,如果大家都不认真去做理论,都去喊口号,几十年以后我们不会更加强大。所以,我们还是要踏踏实实做学问。

任正非回答环球的问题其实总结起来就是:一是中国和美国整体依然有差距,二是华为已经没差距,三是我们还要继续在基础理论上下功夫做研究。如此,方能赢,持续赢!

八、我们的理想是——站在世界最高点。

任正非表示,华为人牺牲了个人、家庭,牺牲了陪伴父母……,这些都是为了一个理想——站到世界最高点。虽然这个理想从2000年就定下了,但过去是遵循小平同志的“韬光养晦,有所作为”策略,埋头苦干,不喊口号。现在大家之所以喊出了“争雄世界”、“世界第一”,原因是大家被美国逼得憋不住了。其实,华为2000年差点卖给美国的公司,合同都签了就等美国公司董事会批准,结果新董事长比较短视没批准,于是华为人从2000年华为就认识到,要继续干下去,早晚和美国有冲突,所以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准备与美国在“山顶”相遇时候的交锋。不过,任正非话锋一转说,但最终,我们还是要在山顶上拥抱,一起为人类社会做贡献的。

九、华为肯定可以继续为客户服务。

针对记者关于华为是不是会因为事件而影响到为客户服务,任正非的回答很干脆:华为量产能力很大,没有收到都少影响,全球竞标还在前进。虽然增速会减慢,但不会有想象中那么慢。他给了一个数据,一季度销售收入同比增长39%,四月份降到25%,预计今年底还会下降一些,但是不会造成我们公司负增长,或者对产业发展带来伤害。

从任正非的表态上看,这说明两点:一是华为的备货至少支撑一年以上,甚至撑一年半到两年没问题;二是在这个时间周期里,华为有技术能力把所有的重要缺口都补上。

十、华为想朋友遍天下,不仅是中国的华为,也是世界的华为,是立足于中国的世界的华为。

针对方舟子“如果备胎好用,何必等到胎破了再用?”观点,任正非的回答是,如果都用“备胎”,就是体现了你们所说的“自主创新”,自主创新最主要目的是想做孤家寡人,我们想朋友遍天下。因此,没有像他想象的“备胎好用,怎么不用”,他不理解我们的战略思维。我们不愿意伤害朋友,要帮助他们有良好的财务报表,即使我们有调整,也要帮助。

方舟子是做科普的,终究不是企业家,他当然不懂得大企业家的思维,也不懂得要打造也世界级公司需要什么。一家世界级的公司是一个平台,它要靠全球产业分工的产业链把全球的资源接在自己身上,并利用自己的机制优势实现资源的整合与经济的增值。如果一切都自己干了,这个生意就必然是做不大的,要留一口给别人,众人拾柴火焰高。占豪打造【睿意生活馆】这个电商平台的思路也是如此,这个平台要成为中国制造和国产品牌的承载者,而不是把所有利益都据为己有。这也是为什么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特别强调入驻到【睿意生活馆】的产品,占豪都免费帮他们打品牌的根本原因。这一点,占豪和任总虽然身处不同领域和位子,思维是一样的。

任总说要帮助商业伙伴有良好的财务报表,即使自己有调整也要帮助,这个思维也正是占豪所赞同的。换句话说,当华为这个平台与世界各国的资源连接得越多,基于华为高效的运转机制,其科技进步速度和财富创造能力就越强。这一点,在国家层面道理也是一样的,中国在推动的“一带一路”倡议就是如此。

十一、不会出现断供。

针对记者对可能出现断供的忧虑,任正非给出了明确回答:不会断供。因为,华为从2000年就有了这样的战略思维,至少8年前就开始了战略应对布局,而在春节又明确判断了美国打击华为要提前。所以,一切都准备好了。

十二、如果美国向台积电这种企业施压,华为怎么办?

针对这一问题,任正非说,如果外面不屈服的人多了,后面跟着不屈服的人就更多了,我们不要太操心这些,毕竟没有发生。

其实,如果美国政府长臂管辖到了台湾,那这事的性质其实就发生更大变化了,的确不是华为能操心到的了。正常情况下,台积电只要不傻就不会那么做,如果台积电真的迫于压力敢那么做,那也是战略上的短视,他真这么做未来是要真的失去一切的。因为,台湾早晚回归,只是时间问题。

十三、如何解决谷歌事件后的海外市场问题。

记者问的是,谷歌一旦停止了对华为的服务,那就意味着虽然华为在国内市场可以用自己开发的系统替代,但欧洲市场有很多谷歌的基本功能是华为无法替代的,这可能让华为丢掉欧洲智能终端市场。任正非的回答是谷歌在努力说服美国政府,同时谷歌和华为也在讨论变通方案,现在还不能回答。

十四、事件有两面性。

任正非认为,这件事有两面性,一方面我们会受到一些影响,另一方面,会刺激中国系统性地、踏踏实实地发展电子工业。他特别提出了,其他很多行业砸钱可以,芯片行业不行,需要砸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说白了,就是要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财力进行基础科学的研究。

十五、中国进行研究要充分利用世界研发资源。

就是研究这些不仅仅靠中国自主创新,要充分利用全球的智力资源为我们的研究服务,要多搞跨国创新,多搞跨国研究机构。

关于自主创新和全球创新的问题,占豪想多说几句。

一方面,就国家层面而言,我们的确需要搞自主创新,因为从国家层面说,很多技术并不能从国外得到,譬如高精尖的航空航天、军工科技等,这些科技实际上掌握在极少数的国家核心机构的手中,莫说建研发中心,就是人你都很难搞过来。所以,自主创新是必须的。而且,从国家层面说,国家可以集中资源办大事,这种集中国内资源的能力远不是一家企业可比的。所以,从国家层面说提行自主创新是没问题的。

另一方面,从企业层面说,如果一切都靠一家企业自己搞创新,那是不现实的,企业再牛手里资源都是有限的,企业要发展出了靠自己的研发能力,必须利用全球分工。而且,企业经营方面的事,过去政府一般是不直接干预的,特朗普最近的行为是个例外情况。

所以,我们说自主创新和全球创新都没错,关键是怎么用,在哪个层面和哪个方向用的问题。

十六、应建立引入全球人才的机制。

中国需要发展,不仅要靠自己培养人才发展,也需要引入海外更高水平的人才,而且还要抓住美国排外的战略时机引入战略人才。任正非认为,第二次人才大转移又来了,美国排外,大量人才进入不了机密研究,这些人正好我们可以吸纳过来。但是,我们应该建立更友好的政策来吸引这些人才愿意落户,要拥抱全世界。

十七、了解华为,要到心声社区。

针对一些为了博眼球的“华为震惊体”,任正非认为要了解华为要到华为的心声社区,那里骂公司骂得有道理、成体系的不但不会被处罚,还会被当成人才培养,培养未来的企业“领袖”。

十八、不用华为不代表不爱国,不要煽动民粹主义。

任正非表示,不能说用华为产品就爱国,不用就是不爱国。华为产品只是商品,如果喜欢就用,不喜欢就不用,不要和政治挂钩。华为毕竟是商业公司,我们在广告牌上从来没有“为国争光”这类话。大家开庆功会、发奖章都没有问题,茶余饭后说两句过头话没问题,但是千万不能煽起民粹主义的风。

任正非是清醒的,民粹主义在任何时候都是双刃剑,最终是必然伤及自己、伤及国家的,因为民粹就是极端。华为的产品本身是商品,我们热爱国货、社会鼓励用国货这些都没问题,但不能说不用国货就是不爱国,这个显然就太上纲上线了。企业,不能和民粹搅在一起,国家也不能去让民粹来搅和,因为这些都是有害的。我们要包容、开放,要不但深化改革,这就对了。

十九、中国应把钱放在更多篮子里,而非只放美国。

中国不应该把资产只存在美国,应该多存一些到欧洲、俄罗斯、非洲······各个国家。买产品,也可以多买几家的。

其实,对于任总这个观点,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认为可以再深化一下谈。过去,由于我们和美国进行资源对接,其他国家的资产也没什么好买的,赚了美元买能够稳定获利的美国国债没问题。但是,现在我们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中国完全可以把这些钱从不稳定的美国取出来,然后投资到相关国家,把中国持有的跟多美国国债,投资到其他国家变成基础设施建设,这些基础建设再由国内的企业来承担。如此,相当于把存在美国的国债变成了其他国家的基础设施资产,而因建设这些资产形成的现金流,又流回到了国内变成了国内企业的营收,从而刺激的了经济增长。这的确是个好主意,值得我们好好地研究。

二十、投资基础研究与基础教育能有战略性收获。

华为在全球有26个研发能力中心,拥有在职的数学家700多人,物理学家800多人,化学家120多人。我们还有一个战略研究院,拿着大量的钱,向全世界著名大学的著名教授“撒胡椒面”,对这些钱我们没有投资回报的概念,而是使用美国“拜杜法案”原则,也就是说,受益的是大学。这样,从我们“喇叭口”延伸出去的科学家就更多了。其中,5G标准就是由华为支持的一个土耳其教授的一篇数学论文衍生,现在华为在5G的领先,这篇基础研究的论文起得作用不小。

二十一、华为深受基础研究之利。

任正非表示,华为一些很好的产品是数学家研究出来了的,研究基础科学并非没有用,同样可以应用到实践当中来,从而直接产生经济效益,建立独特优势。

二十二、美国拉拢欧盟对华为施压、封锁华为的计划不会得逞。

任正非表示,华为与各国领导人都是有沟通,每个国家有独自的利益,美国不会有那么强大的力量号召所有人都跟它走。这个判断占豪认为没有问题,道理很简单,谁也不想落后,因为抵制华为而带来的经济成本谁来承担?所以,美国的的封锁不可能实现。

二十三、消费者业务、运营商业务、企业业务,三块业务中网络联接部门才能称霸世界。

任正非把海思比喻成华为的助战队伍,跟着华为主战队伍前进,就如坦克队伍中的加油车、架桥机、担架队一样。三个板块,不是哪个板块挣钱多就地位高,只有网络联接部门才能称霸世界。现在梳理下来,发现这个部门困难少,因为准备时间长,反而别的部门困难多。在5G、光传输、核心网等领域,不会受到打击,还会长期领先世界很多年。海思永远不会独立,网络连接部门才是核心战略部门,华为不会见钱眼开放弃战略高地。

任总的意思是,造手机谁都会造,芯片虽难没网络也是白瞎,所以做网络连接的才是牛13的存在。这个观点,真的是从战略上在说话,无论国家层面还是企业层面。所以,华为未来的战略高度,其实从战略底子上来说是超过苹果这样的企业的,因为战略高度不同。

二十四、华为用了30多年持续攻关网络连接部门,现在每年200亿美元研发投入。

华为的目标是领导世界,所以在“疏导信息流量”方面做了巨大的努力,这也是现在华为是世界第一大通信设备供应商以及在5G取得非常大领先的根本原因。华为只是把终端定位在一个信息“水龙头”的角色。

二十五、华为不会随便换轨道,不会造车

任正非表示,华为不会造车,因为华为的车联网基本上是世界最主要车企的供应商,将来以车载计算、车载电子为主。华为要与别人合作,一起实现了无人驾驶。

二十六、华为没有哲学。

任正非表示,华为没有哲学,外面写华为哲学的书,作者他没见过,不认识,也许是编的。他认为,如果说华为公司有哲学,就一点“以客户为中心,为客户创造价值”。

二十七、华为不让资本进场。

关于华为的发展方向是什么,任正非表示,除了不让资本进来,其他什么都可以讨论。

其实,华为的企业和普通的西方逻辑的企业是完全不同的,西方的企业是产业化后必然资本化,而这个过程中企业也会利用资本来推动产业化,但最终企业向上的形态是资本化。华为不同,华为是一个企业军团,并非一个纯西方企业逻辑的企业,而是一个具有很明显任正非理想下的企业形态。华为不让资本进场,就是要保持这种企业军团的纯洁性,避免打乱企业基因。

其实,仔细看看华为,这家企业属于谁?往小了说,属于整个华为人;往大了说,就是属于全社会的、全世界的。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这种企业形态应该被单列出来,是非常值得深入探讨和研究的,是可以从这种企业形态上提出新的企业理论的,不知道这个事情现在有没有人在做。其实,当今世界,研究任何一家企业的形态基本上得出的都是传统企业逻辑的补充式创新,但如果基于华为归纳总结出一套新的企业理论,那将是开创性的。任正非的企业哲学,有太多视角可以观察,而从每个视角观察出的结果都是不同的,所以这个体系是可以产生理论的体系。

二十八、备胎诞生于理想,来源于战略。

华为十几年前就开始居安思危思考芯片的备胎计划,这种意识任正非认为其来源于总是挨打,被打出来的危机感。

其实,这个答案是很明确的,一定不仅仅只是挨打挨出来了的,因为从2000年华为的目标已经定下和美国会在珠峰顶上汇合较量了,既然有这个目标在,当然得有备胎,没有备胎这仗怎么打?所以,这个备胎诞生于理想,来源于战略。

二十九、抓孟晚舟影响不了任正非的意志。

任正非很清楚,抓他的家人就是想影响他的意志,但所谓将门虎女,孟晚舟在被抓后写给他的信说,她会长期做好思想准备,她很乐观,如此更加坚定了任正非的意志。任正非说,他要超越个人、超越家庭、超越华为来思考这个世界上的问题。

三十、科技创新要站在前任的肩膀上

任正非认为,自主创新作为一种精神是值得鼓励的,站在人类文明的基础上创新才是正确的。在他看来,科技创新是需要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前进的,比如海思并非从源头开始自主创新,是给别人缴纳了大量知识产权费用,有些是签订了交叉许可协议,有些协议是永久授权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别人的基础上形成了我们自己的创新。我们同意鼓励自主创新,但是要把定义讲清楚。相同的东西,你自己做出来了也不能用,也要给人家原创交钱,这是法律,谁先申请归谁。我们现在的原创科学都是毛毛糙糙、泡沫化的学风,这种学风怎么能奠定我们国家的基础科研竞争力呢?所以,还是要改造学风。

其实,从任正非的表述上看,他是主张更加多元化的获得智力、技术资源来实现技术快速迭代进步的,这是现代科技公司最高效的进步方法,这一点占豪也是非常认同的。但是,就像前文所述,不同领域情况不同,所以自主创新依然有很多领域需要。同时,不同的企业级别,他所能调动的资源也不同,但你无法调动更多资源的时候怎么办?自己创新呗,所以自主创新对于个人来说又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精神。所以,层面不同,意义有差异,需要辩证地看。

所以,从海思的例子上看,任正非其实反对的“自主创新”是闭门造车,说白了我们在研发上就是要保持开放心态,至于说是自主创新还是协调各方资源,并不应该受局限,根据条件选择。

三十一、华为不会通过传播解决所谓意识形态问题,而是通过产品和服务。

任正非表示,华为不会通过传播来改变一些意识形态的看法,而是通过给客户提供优质服务来解决我们的形象。他表示,华为已经很先进,客户一用就知道多厉害了。华为不需要形象,只需要订单。

三十二、华为现在的问题是赚钱太多,资本贪婪的本性会破坏我们理想的实现。

任正非这段话占豪就不想解析了,太霸气,直接转:

任正非:我们对资本不感兴趣,所以就没有研究,西方媒体愿意的话,他们可以去研究,反正我们不会让外面资本进入公司。公司现在的问题是赚钱太多,因为我们不能把价格降低,降低以后,就把所有下面的公司全挤死了,就成为“西楚霸王”,最终也是要灭亡的,所以我们不能在产业中这样做。苹果是榜样,永远是做一把大“伞”,让下面小厂家都能活。如果苹果卖萝卜白菜价,全世界就没有其他手机了。我们钱多,用一部分投入战略,但是不横向扩张,就给大学和科学家给予支持。我们开科学家大会,能把全世界这么多顶尖科学家请来,这也是奇迹。因此,我们不需要资本进来,资本贪婪的本性会破坏我们理想的实现。

三十三、西方误解中国不是从今天才开始的。

记者问:西方对于华为股权结构的误解根源在哪里?

任正非答:西方不是今天才开始误解的,误解中国都几十年了。只要我们在中国是合法合规的就行了。

其实,西方为什么误解中国?这源于他们对自己的过度自信以及一贯一神论的思维,他们认为只有自己是对的。这种傲慢与我执,是近几百年他们恃强凌弱形成的一种惯性思维。什么时候他们就不误解了呢?当他们与中国的关系就像阿波罗到中国时那样,情况就改变了。

三十四、华为招聘高端人才第一要求是使命感。

任正非表示,物质待遇肯定会有具体的措施,主要还是给他们使命感,有做成事的机会,让科学家发挥自由度。

三十五、外边关于华为的书,多数都是编的。

任正非再次表示,在外面看到的书,多数是不真实的,因为他们根据网上资料编的。但是华为不反对,因为他们也要生存。你们可以看华为公司的心声社区,这个比较真实。至于外籍员工,与华为没有本质差别,因为外籍员工也要为客户服务,华为也是为客户服务。

三十六、华为的CNBG业务就是称霸世界。

任正非表示,终端产业毕竟是辅助产业,目的就是赚钱,把钱输送过来,帮助CNBG称霸世界。CNBG拿到钱就冲锋,占领“珠穆朗玛峰”。即使没有粮食种,占住高峰也是对的,就是这个原则,不是偏爱。 

三十七、肯定部门不能以表扬为主。

任正非表示,华为在肯定一个部门的时候,不能以表扬为主,而是要校正它不正确的地方,使得它往正确的路上走。华为内部自我批判很厉害,常务董事会内部有时候都会吵架,争论到最后达成共识。

三十八、我们为理想而奋斗

任正非表示,永远没有资本进来,这是华为公司高层所有人一致达成的意见。我们为理想而奋斗,不为金钱而奋斗。

三十九、建立操作系统难在生态。

任正非表示,做一个操作系统的技术难度不大,难度大的是生态,怎么建立起一个生态?这是一个大事情,慢慢来。

在这件事上,特朗普真的又是华为的神助攻了,真的如果美国对中国封锁不让用他们的操作系统了,那么立刻生态就来了,因为没有系统可用的时候大家很快就转到华为的平台上来了。因此从这一点上说,特朗普做这样的傻决定还是会三思的。

四十、任正非从来没用过一票否决权。

任正非表示,本来他的一票否决权有一个截止时期,准备到期就不要了,但在通过新章程时,正好碰到英国脱欧事件,如果像脱欧那样民主投票,可能就让一个的企业的命运葬送了,所以就保留了一票否决权,暂时由任正非来管。等到有一部分团队退出,到核心精英团队形成了小集体以后,他就放弃个人的权力,把权力让渡给由7个人组成的核心精英团队,出现重大问题时进行否决,业务上的事情一般不需要动用。 

这个机制,你发现什么了吗?对比一下我们国家的体制发展进程看看,是不是中国特色的企业?这种企业的战斗力,岂是西方模式的企业可比的?所以,这就是一个伟大的探索,一种新的企业形态的形成过程。

华为是私有企业吗?按照西方标准可能是,按照我们现在的法律也是,但按照其现在的形态不是。他不是私有的,他属于一个集体,你完全不能用传统的企业形态内涵来衡量这样的企业,这是一个非传统型公司,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导下形成的一种企业文化形态,并基于这种形态形成的机制体制。

所以,华为和中国一样,我们只有超越西方才能让他们逐渐理解,否则他们会永远误解!

别怕误解,砥砺前行!中国加油!华为加油!

搞了9个小时一夜,错别字就不修了,大家担待。

责任编辑:小宝i

最火资讯

苹果彩票官网 | 快乐空间 | 直通乐园 | 快乐舞台 | 宝贝天地 | 辣妈萌爸 | 乐享夕阳 | 快乐人生 | 乐家生活 | 图片

版权所有:山东快乐梦想家园文化传媒苹果彩票官网

电脑版 | 移动版

金丰彩票网 9号彩票 热购彩票网址 微购彩票 9号彩票 苹果彩票优惠 九号彩票 热购彩票代理 金丰彩票官网 9号彩票